「语音版」《胡姬词》杨巨源,文/匡燮

动漫推荐 浏览(1961)
申慱sunbet官网

  9e06ddc2-b9c3-4282-98e1-6a20f549adc2

  五陵年少金市东,银鞍白马度春风。落花踏尽游何处,笑入胡姬酒肆中。

  这五陵年少就是常到胡姬酒肆饮酒的不可忽视的群体,他们出入长安闹市,又大都嗜酒如命。他们的嗜酒略与文人不同,如果说文人嗜酒是一种寄托和情趣,那么他们的嗜酒就全然是一种生活和习性了。比方说长安的酒肆是一片花草,那他们就必定是逐花惹草的一群蝶和一群蜂。或者可以说是他们才平添了长安繁华中的那种喧闹和热烈。

  就想起宋明话本里一句话语模式来了:看官,你道这五陵年少是一群何等人物?原来就是守护京城和皇宫的近卫军官兵,差不多都是些军队里的世家子弟,可以继承祖业,轻易便能在军中谋到像给皇帝站岗放哨这样的体面差事,当差之余,就一味地凭借武功,喝酒任侠去了。

  除了平康里这处著名的游乐场所之外,还该有多少酒肆才可以满足需要呀。我以为,长安酒业便因此应运而起了。

  商业聚集的东西两市,风光旖旎的曲江池畔,通往霸陵的东门以外,凡人流如潮处,便酒旗招展,酒肆林立,还有那许多一等一的酒楼,豪华得也如同目下我们这座古城的大型酒店一般。

  但是,最具魅力的还要算被称为胡姬的这些西域女子当垆卖酒的酒肆了。她们又年轻,又漂亮,高高直直的鼻子,柳一样的身段,一对儿深陷着的会说话的蓝眼睛……便全然没有了中原汉家女子的羞怯和矜持,而且,这汉家女子谁又会去当垆卖酒呢?只当年卓文君为了抗婚才由司马相如陪着跑到成都来,由她当垆,由他卖酒的只此一宗。一俟卓文君的父亲怕丢人,同意了他们的婚事,也就很快作罢了,哪像胡姬她们从遥远的西域来,或者从更远的波斯来,丝毫没有汉家的禁忌和戒律,只有异域的大胆和热情,这让唐长安的文人士子、五陵年少以及群臣百工们谁个不倾心,谁个不动容呢?

  春风里一段风情。

  (但我还是得说,风情更在曲江头。不为别的,就为了她的那片酒肆,那座竹楼,竹楼里她的那分娇美,那分热忱和认真,还有她那分近乎冷艳的不可侵犯的人格和自尊。是的,我承认我是被诗人杨巨源《胡姬词》里的那位西域女子深深感动了。)

  妍艳照江头,春风好客留。

  当垆知妾惯,送酒为郎羞。

  香渡传蕉扇,妆成上竹楼。

  数钱怜皓腕,非是不能留。

  如此的光艳照人,春风满面,为客人送酒也要贴鬓描眉,蕉扇传香地尽展着温柔和妩媚。却是有些人不知自重,偏生出轻薄之心,正让人提心处,竟被那女子严词拒绝了:“非是不能留!”叫人很是喝一声彩。

  我就问诗人:“那人是你么?”

  他立即涨红了脸。

  我就大笑。

  尽管我与他并不熟悉,连他杨巨源的名字也是很少听到过。虽说儿时随祖父也曾读过他的“诗家清景在新春,绿柳才黄半未匀。若待上林花似锦,出门俱是看花人”。却也一直不知道作者就是他,即是到现在也才约略知道他也是中唐的一位著名诗人,在朝为官,七十岁时便主动告老退休了,这一点很是得时人好评。所知也少,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跟他开个小玩笑。其实,我心里早就想着,能够如此轻薄的,肯定是有权有势、耀武扬威的五陵年少这帮人干的了。

  对么?

达到当天最大量